2013年10月3日,星期四

财富模式和退休准备

纵观过去五年严峻的经济统计数据,我对三个群体的感受尤其糟糕:在找工作如此艰难的时候失业的人;年轻人试图在不景气的劳动力市场中站稳脚跟;以及那些即将退休或即将退休的人。最后一个群体的年龄已经足够大,即使有工作,在劳动力市场上呆上多年也不是一个现实的选择。与此同时,他们发现自己的退休金因房价和股价下跌而大幅缩水,他们的储蓄和货币市场账户只给他们带来超低利率。LaVaughn Henry为这些观点提供了一些证据“家庭为退休攒够钱了吗?”为克利夫兰联邦储备银行写的“经济评论”。

衡量老一辈人表现的一个粗略的方法是看国家财富的积累。这是实际的家庭财富,棕色线表示实际模式,绿色线表示随着时间的推移,稳定增长的趋势。请注意,在20世纪90年代末的互联网繁荣时期,财富超过了趋势,但在那个时期结束时,财富或多或少回到了长期趋势。然而,在2000年代中期的房地产泡沫中,家庭财富不仅进一步高于趋势水平,随后又跌至远低于趋势水平,反弹速度也较慢。

尤其是接近退休的美国人的财富模式如何?这张图表显示了四个不同年龄组在三个不同年份的财富与收入的比率。显然,与2010年相比,那些55-64岁年龄段的人对2007年的退休前景感觉要好得多。

虽然快速浏览一下这个数字可能会发现,美国老年人作为一个群体,已经为退休做好了准备,就像他们回到1983年一样,但这个结论未免太快了。正如亨利所指出的,现在老年人的财富收入比可能比上世纪80年代要高,原因有三。首先,人们的寿命变长了,所以他们在退休时需要更多的财富。其次,回到上世纪80年代初,有更大比例的美国劳动力拥有“固定收益”(defined benefit)养老金计划,即雇主承诺支付给他们的一定数额的养老金不计入他们自己的家庭财富。现在更多的人有“固定缴款”计划,你的退休基金储存在你自己的401k或美国国税局账户中,这确实算作你家庭财富的一部分。因此,与30年前相比,退休人员更依赖于自己的家庭财富。第三,目前的利率处于历史低位,因此退休人员需要更多的财富来产生他们在利率较高时所期望的收入。

最后一个问题是,有多少退休者有足够的储蓄来维持他们退休后的消费模式。在这里,亨利转向了来自波士顿学院退休研究中心的艾丽西亚·h·芒内尔、安东尼·韦伯和弗朗西斯卡·格鲁-萨斯的计算,他们称之为国家退休风险指数在这里)。他们首先计算人们退休后需要多少收入,然后再计算人们是否有足够的储蓄来实现这个目标。正如他们解释的那样:“一个常用的词
基准是允许家庭维持其退休前标准所需的替代率
退休后的生活。很明显,人们需要的收入少于他们退休前的全部收入来维持这一水平
一旦他们停止工作,因为他们支付更少的税,不再需要为退休储蓄,并且通常已经付清了他们的抵押贷款。因此,他们收入的更大一部分可以用来消费。”使用这种方法,亨利给出了一个数据,显示65岁的家庭中至少有10%没有达到这一目标。这个特定的规则当然有点武断,但对于任何给定的规则来说,结果看起来都差不多:也就是说,80年代的人比90年代的人更有可能为退休做好了准备;90年代的人比2000年代的人更有可能为退休做好准备;而2010年的人是最不可能为退休做好准备的。

关于如何鼓励人们在工作期间为退休存更多的钱,还有另一个争论,但这个争论对那些已经处于退休边缘或已经退休的人来说并不特别重要。为退休做计划是一个特别困难的经济决定,因为我们只有一次做计划的机会;没有人能够多次过自己的生活,每次都尝试不同的储蓄和投资模式。如果你正好在经济进入大萧条时退休,那可就倒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