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11日,星期三

失业率下降和劳动力参与率下降

美国失业率一直在下降,从2009年10月10%的峰值降至2013年11月的7%。但劳动力参与率——即有工作或正在积极找工作的美国成年人的比例——也一直在下降。2007年1月衰退开始前,失业率是66.4%,现在降到了63%。因此,失业率下降3个百分点是否真的表明,大约有3个百分点的成年人对过去几年黯淡的劳动力市场前景感到灰心丧气,以至于放弃了找工作?藤田茂提供了一些事实和趋势《论劳动力参与率下降的原因》,费城联邦储备银行的“研究说唱”。

为了使自己置身于这些争论之中,请看这张图表,它显示了自1995年以来的失业率和劳动力参与率。在图表的右边,两者在过去几年中都有明显的下降。但同样明显的是,劳动力参与率的下降似乎在大衰退之后加速,但实际上它从上世纪90年代末就开始了。

为了弄清楚这些概念,失业的衡量方法总是有一些模糊,因为有必要将那些缺少工作和想要工作的人与那些缺少工作但没有在找工作的人区分开来。在某些情况下,这种区别非常明显:一个快乐的75岁退休人员没有找工作,或者一个选择在家照顾孩子的人,显然不在劳动力范围之内。但在其他情况下,两者的区别可能很模糊。也许有人决定比预期提前一两年退休,或者申请残疾补助,或者干脆不再找工作,因为他们所在地区的就业市场看起来很低迷。从技术上讲,这个人不会被算作“失业”,而只是“脱离劳动力市场”。然而,他们的选择显然受到了糟糕的劳动力市场的影响。

有什么证据可以说明为什么成年人不参与劳动力市场,以及随着时间的推移,劳动力市场发生了怎样的变化?这一数据显示,直到2010年左右,退休并没有导致劳动力参与率下降,而2010年左右劳动力参与率开始上升。自上世纪90年代末以来,残疾一直是劳动力参与率高的原因,“其他因素”也是如此。

“其他”可以包括很多可能性,从心满意足的全职父母,到健康或交通问题的人,或者是对糟糕的劳动力市场过于气馁甚至不想找工作的人。但区分“其他”类别的一种方法是问他们是否想要一份工作。该数据显示,从1995年到2007年底经济衰退开始,“其他”类别中想要工作的人的比例大多在下降,在那之后只是略微上升。

那么我们能从中得出什么结论呢?

1)如果回顾一下1995年至今劳动力参与率的下降,那期间大部分时间的主要因素是没有找工作的“其他”类别的上升——这大概不是一个公共政策问题——以及残疾申请人数的上升。我最近发表了一些关于“Disability-Industrial复杂”(2013年10月23日)。

如果只关注最近劳动力参与率的下降,那么只有一小部分可以解释为那些不属于劳动力,但声称想要一份工作的人。藤田写道:“的确,大萧条后的时期比衰退前有更多的气馁的工人(在工作年龄人口中大约多了0.5个百分点)。然而,自2011年以来,这一群体的规模基本持平。从这个意义上说,把过去几年失业率的下降归因于劝阻是有误导性的。”

3)如何考虑更多的退休人员和不断下降的劳动力参与率之间的相互作用并不明显。藤田写道:“自2012年初以来,(劳动力)参与率的下降完全是由于退休。”当然,这些退休人员中的一些人是早熟的,因为他们宁愿多工作几年,但却找不到工作。另一方面,“婴儿潮”一代开始于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当这一代的成员达到60多岁时,劳动力参与率很可能在2010年左右开始下降,这一点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很明显。

在我看来,最重要的是,失业率的下降不仅仅是2008年以来没有真正改善的劳动力市场的烟幕。相对来说,那些退休的,残疾的,或者过于气馁而不愿找工作的人很可能会重返劳动力市场。相反,过去几年失业率的下降是一个有意义的指标,表明美国经济正在逐步改善并恢复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