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4日,星期三

1000年谈得来的帖子

作为一个在浩瀚的互联网海洋中游荡的个人博客,每隔一段时间,我就会觉得有必要纪念我自己的努力。我觉得这有点可悲,就像给自己开生日派对一样。但总比不开生日派对强。本周,自2011年5月开设以来,“畅谈经济学家”博客的文章总数已经超过了1000篇。

当然,我理解,那一千个帖子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它一个整数对于一个有十个手指的物种来说。如果人类以9为基数进行计数,那么我就会以9为基数(也就是9的立方或以10为基数的729)超过一年前的整数1000。我有个朋友指出,如果你用手指作为二进制的上下位数,那么你就可以用双手以2为基数来数一个10位数,以2为基数的1,111,111,111等于以10为基数的1,023。再过几周,我就可以庆祝这个里程碑式的数字了。(是的,毫无疑问,我和我的朋友们都是时光的好伙伴。)

当这个博客上的文章数量达到4位数(以10为基数)时,我发现自己在思考几个问题。本博客的读者,尤其是那些半定期登录的读者,如果有兴趣的话,欢迎在conversableeconomist@gmail.com给我发送反馈。

1)我的帖子平均应该短一些吗?

我的一篇文章的长度通常是1000字左右,通常还有一些数字或表格。因此,那些多年来一直关注我的人现在可能已经读到了我写的大约一百万字。当然,这个总数的一部分是由我正在讨论的文章中的引文组成的。我的观点是,与许多博客相比,这里的帖子相对较长。我有一种复杂的感觉。有一句老话,显然要追溯到布莱斯·帕斯卡一篇文章之所以长,是因为作者没有时间把它写得更短。对我来说,写更短的帖子可能要花更长的时间,这是自相矛盾的事实。此外,我写这个博客的部分原因是通过保存我读过的东西中的引文、图表和表格来扩展我的记忆,以便我以后可以找到它们。然而,我可能会发布一些短得多的帖子,比如一个研究链接、一个数字或一个快速引用。

2)我应该更频繁地发帖吗?

我的回答是“不”,因为每周168小时的限制折磨着我们所有人。写博客是一个没有报酬的爱好,有家庭,有报酬的工作,还有其他所谓的“有生活”,我已经把我能在博客上合理投入的时间限制到了极限。

3)我应该更少发帖吗?

我每周发五次,通常是在工作日。我的有趣帖子的“点击率”是否高到足以证明这个数量?或者我应该减少到每周3-4个职位?

4)我是否应该将博客的重点更多地转向我自己的观点和分析?

这个博客通常的方式是讨论我读过的报告或研究论文。我的观点是什么问题是有趣的,什么事实和分析是有说服力的,当然是隐含在我的材料的选择。但我经常让我正在讨论的报告或研究论文来做大部分的发言。我对这种方法的解释如下我的f新利体育真的假的aq页面:
“可交谈的”这个词是由苏格兰哲学家/经济学家戴维•休谟(David Hume)在他1742年的一篇文章中提出的“论文写作”。在那篇文章中,休谟哀叹了“有学问的”世界和“可交谈的”世界的分离。休谟写道:
“把有学问的人和可交谈的人分开似乎是上一个时代的一大缺陷,对书籍和同伴肯定都产生了很坏的影响:如果有时不求助于历史、诗歌、政治,或者至少是哲学的更明显的原则,又有什么可能找到适合理性生物娱乐的谈话话题呢?难道我们的整个话语就是一连串的闲言碎语吗?”休谟总结道:“我不得不把自己看作是一种居民或大使,从学习领域到对话领域,我应该认为促进这两个相互依赖的国家之间的良好通信是我的一贯职责。”
按照休谟的精神,我将试图作为我的经济学世界的大使,帮助“寻找适合理性生物娱乐的谈话话题”。
我通常认为,传递事实和分析比我是否感到有必要表达情感更有用。换句话说,我不认为这个博客是个人心理治疗的练习。毕竟,读者是否同意我的观点,甚至是否清楚地知道我相信什么,似乎都不那么重要。我又不是要竞选公职。不管读者是否同意我的观点,我所传递的实际事实和分析可能是有趣的。但我有时确实会让自己的声音更自由一点,我大概可以从我的嘴巴里挤出一些东西,并且更经常地这样做。

5)我应该或多或少地继续写博客,就像我一直在做的那样,秉持“如果没有坏,就不要修复它”的哲学吗?

目前,这种方法对我来说是有效的。开设这个博客的一个主要原因是为了帮助我提高记忆力。我阅读广泛,但我有时很难记住我在哪里看到了我确定的事实、数字、表格或有用的解释。在博客上,我可以很容易地找到那些需要的材料。博客对我来说也是一门有用的学科,它鼓励我去追踪和阅读那些我以前可能只浏览过的报告和研究论文。

但说实话,这些个人因素可能不足以让我的博客继续下去。我喜欢有读者。让我高兴的是,这个博客的浏览量已经达到了200万——这还不包括所有通过电子邮件、RSS订阅或其他形式转发的浏览量。因此,如果你是一个经常阅读的读者,非常感谢。如果你是一个偶尔的读者,多来看看。那些喜欢我在这个博客上所做的事情的人总是有选择性的。但如果你知道谁可能喜欢这个博客——无论是朋友还是满教室的学生——请帮我一个忙,把网址告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