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12日,星期三

中国经济增长:停顿还是陷阱?

中国的经济增长率已经从1980年至2010年的年均10%降到了2011年至2014年的8%2015年的增速可能会更慢。中国即将成为世界最大的经济体,未来的增长问题不仅关系到13亿中国人,而且关系到全球经济。刘政(音)在一篇短文中提供了一些关于放缓的见解“中国增长奇迹结束了吗?”发表于旧金山联邦储备银行2015年8月10日的《经济快报》。

从整体上看,这条蓝线显示了中国人均GDP的年增长率。红线显示的是美国经济的年人均GDP增长。这些年增长率的差异是惊人的,而且年复一年地累积起来。



在过去的几年里,中国的增长模式受到了经济大衰退期间及其后出口放缓的严重影响债台高筑。但从长期来看,关键问题是中国的增长率是否会放缓。刘在这里提供了一个发人深省的人物,他将中国与日本和韩国进行了比较。矩形显示了中国的增长,你可以看到,例如,2014年的增长低于过去几十年的水平。日本的增长是用红色的圆圈表示的,你可以看到从1960年到1970年,日本的增长是如何下降的,更近的是右下角的圆圈。韩国的增长以三角形表示,你可以再次看到增长率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下降。






那么,中国是将保持7%左右的年增长率,还是会降至2% -3%的区间?以下是刘益谦对悲观和乐观的概括。

上世纪80年代,中国的实际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约为2000美元,本世纪头十年稳步升至5000美元左右,2014年升至逾1万美元。如果中国继续以6%或7%的速度增长,它可能在不久的将来成为高收入国家。然而,如果中国的经验与邻国相同,那么到2020年代,中国的平均增长率可能会降至3%左右,届时中国的人均收入预计将升至2.5万美元左右。
对中国来说,这似乎是一个相当悲观的情景,但中国的长期增长前景受到一些结构性失衡的挑战。这些因素包括金融抑制、缺乏社会保障体系、出口导向型增长战略和资本账户限制,所有这些都导致了过高的国内储蓄和贸易失衡。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家庭储蓄率从1990年的15%上升到2014年的30%以上。高储蓄促进了国内投资,但信贷和资本的配置仍然非常低效。银行业大部分是由国家控制的,银行贷款不成比例地青睐国有企业,而牺牲了生产率更高的私营企业。据一项估计,资本配置不当严重抑制了中国的生产率。如果资本配置效率能提高到与美国类似的水平,那么中国的全要素生产率就能提高30-50%……
尽管经济放缓,但仍有几个乐观的理由。首先,中国现有的资本和劳动力配置有很大的提高效率的空间。如果金融自由化和财政和劳动力市场改革的建议能够成功地落实,那么改善资源分配就可以提供急需的提高生产力的办法。第二,中国的技术仍然远远落后于发达国家。根据Penn World的数据,中国的全要素生产率仍然只有美国的40%左右。如果像改革蓝图中所设想的那样,诸如汇率挂钩和资本管制等贸易政策得以自由化,那么中国就可以通过追赶世界科技前沿来提高其生产力。第三,中国是一个大国,区域发展极不平衡。尽管沿海地区在过去35年里增长迅速,但内陆地区却落后了。随着政策重点向内陆地区发展转移,欠发达地区的增长应该加快。在过去的几年里,中国已经建成了高速铁路、机场和公路,为这种发展铺平了道路。 As the interior area catches up with the coastal region, convergence within the country should also help boost China’s overall growth
我对中国经济增长的一个长期的乐观主义者,因为我认为它已被提升为未来的增长奠定了基础教育、投资和技术,也因为中国经济作为一个整体(不仅仅是富裕的沿海地区)经济的赶超增长仍然有很多空间。但中国经济已经达到了急需改善银行和金融体系运行的规模,短期内,金融体系的问题可能会继续成为头条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