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1日星期五

向转移支付政府的过渡

美国政府,尤其是联邦政府,越来越注重转移支付,而不是提供商品和服务。

这里的数字显示了政府对个人的转移支付——从社会保障、医疗保险/医疗补助到各种福利支付——占GDP的份额。这种模式是曲折的,但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总体上从20世纪60年代占GDP的5%上升到最近几年占GDP的15%是明显的。下面的蓝线显示的是联邦政府对个人的转移支付。(该图是使用永远有用的来自圣路易斯联邦储备银行的FRED网站)。




相反,“政府消费支出和总投资”这一类别在国内生产总值中所占的份额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普遍下降。上面的红线显示了政府整体的这种模式,包括联邦、州和地方政府。蓝线显示的是联邦政府在“政府消费支出和总投资”上的支出。



早在1960年代,联邦政府支出约12 - 13% GDP的“政府消费支出和总投资,”这不仅仅是州和地方政府开支约占GDP的10%的这些类别(如图所示,红色和蓝色线之间的差距在第二个图)。现在,联邦政府在“政府消费支出和总投资”上的支出约占GDP的7-8%,低于州和地方政府在这方面的支出约占GDP的10%。州和地方政府继续致力于提供商品和服务,从教育到道路/运输到执法。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尤其是联邦政府已经不再那么关注“政府消费支出和总投资”,而更多地关注转移支付。

这种转变的政治经济学原理非常简单:把钱送到很多人手中的项目往往是受欢迎的。但我可以假设,这种持续的转变不仅反映了选民的偏好,也影响了美国人对联邦政府主要目的的看法。许多美国人越来越倾向于认为联邦预算政策不是从商品、服务或投资的角度考虑,而是从发放支票的项目的角度考虑。

对有兴趣的人来说,衡量国内生产总值(gdp)的一种方法是将经济中的需求来源相加:消费+投资+政府+出口-进口。在这个计算GDP的公式中,“政府”类别只包括“政府消费支出和总投资”以下是美国经济分析局的解释。相比之下,转移支付就成为了接收转移支付者的收入,当接收转移支付的人将转移支付用于消费某种商品或服务时,转移支付就被计入GD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