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20日星期四

阿诺德·哈伯格:生长酵母还是蘑菇?

如果经济增长是平稳的,甚至是全社会的,那么从社会的角度来说,经济增长将是一个较为容易的过程:也就是说,如果大多数人能够因为同样的工作每年做得好一点而获得稳定的加薪的话。当增长对一些人有利而对另一些人不利,甚至对一些人有利而把转型的损失和成本强加给其他人时,争议就会出现。

阿诺德·哈伯格在1998年向美国经济协会发表的总统演讲中就这一差异给出了一个很好的比喻,题为“成长过程的愿景”并于1998年3月号出版美国经济评论。哈伯格讨论了经济增长是更像“蘑菇”,在某种意义上说,一个增长中的经济体的某些部分将比其他部分腾飞得更快,还是更像“酵母”,在某种意义上说,经济总体上扩张得相当平稳。他认为“蘑菇”型增长更为常见。我们写道:
“酵母和蘑菇的相似之处在于,酵母使面包均匀膨胀,就像充满空气的气球,而蘑菇有一个习惯,几乎在一夜之间,以一种不容易预测的方式弹出。”我认为,“酵母”过程最适合非常广泛和一般的外部性,比如与知识或人力资本总量增长相关的外部性,或者由与经济整体规模相关的规模经济带来的外部性。“蘑菇”过程更容易与我们这样的愿景相适应,即来自1001个不同原因的实际成本降低,尽管我承认可以构建这样的场景,即1001个原因可以在整个经济中相当均匀地工作。就我个人而言,我总是倾向于这种二分法的“蘑菇”一面。我记得,当我第一次看到一些早期行业对TFP(全要素生产率)提高的估计时,它们的行业集中化趋势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换句话说,许多鼓励经济增长的政策——比如投资于人力资本、技术、基础设施和支持创新的制度环境——似乎表明了广泛分享经济收益的可能性。但由此产生的经济增长往往会像雨后春笋一样,具有破坏性,对某些行业、地区和各类工人的影响要大于其他行业。

最近接受了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职位的保罗·罗默,最近在他的博客上提供了一份关于社会问题的摘要这就产生了一句精辟的格言:“每个人都想进步。没人想要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