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10日,星期一

哈耶克:关于谦逊和反对诺贝尔经济学奖

正如我们当中的学究们不厌其烦地指出的那样,所谓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并不是字面上的“诺贝尔奖”。它不是根据阿尔弗雷德·诺贝尔(Alfred Nobel)最初的遗产建立的,而是在1969年首次颁发,奖金由瑞典中央银行(swedish central bank)提供,作为该银行成立300周年的一部分。因此,该奖项的正式名称为“纪念阿尔弗雷德·诺贝尔瑞典央行经济学奖”。(Justin Fox在这里给出了一个很好的历史概述。)尽管我在很多事情上都很迂腐,但这碰巧不是其中之一,所以我将继续沿用传统的说法,称它为“诺贝尔经济学奖”。

更有趣的是,第六届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之一弗里德里希•哈耶克(Friedrich Hayek)(与贡纳•默达尔(Gunnar Myrdal))在1974年的颁奖宴会上,谈到了为什么设立诺贝尔经济学奖是错误的。这是是1974年12月10日,哈耶克在诺贝尔奖晚宴上的演讲中呼吁经济学家要谦逊
陛下,殿下,女士们,先生们,

现在已经创建了诺贝尔经济学奖,一个只能深深地感激被选为一个联合收件人,和经济学家肯定有理由感谢瑞典央行关于他们的话题值得这么高的荣誉。

但我必须承认,如果有人问我是否应该设立一个诺贝尔经济学奖(Nobel Prize in economics),我肯定会坚决反对。

其中一个原因是,我担心这样的奖项会加剧科学潮流的波动。我认为,一些伟大的科学基金会的活动确实如此。评选委员会巧妙地驳斥了这种担忧,把这个奖颁给了一个和我一样观点不合时宜的人。

至于我的第二个恐惧理由,我还没有感到同样的放心。那就是,诺贝尔奖授予了一个人在经济学中不应该拥有的权威。

这在自然科学中无关紧要。在这里,一个人的影响主要是对他的同行专家的影响;如果他的能力超过了他的能力,他们很快就会削弱他的实力。

但经济学家的影响主要是对门外汉的影响:政客、记者、公务员和一般公众。一个对经济科学做出杰出贡献的人,没有理由在所有社会问题上都无所不能——就像媒体往往对待他的那样,直到最后他自己也可能被说服相信。人们甚至会觉得,对自己可能没有特别注意的问题发表意见是一种公共责任。

我不确定,通过这种仪式性的、引人注目的、或许属于遥远过去的成就的认可,来加强少数经济学家个人的影响力是否可取。

因此,我几乎倾向于建议,你们要求自己的获奖者以谦卑的姿态宣誓,一种希波克拉底的誓言,永远不要在公开场合宣布自己能力的极限。

或者,在颁发此奖时,你至少应该提醒接受此奖的人,我们学科领域最伟大的人物之一阿尔弗雷德•马歇尔(Alfred Marshall)曾提出过至理名言:“社会科学的学生必须担心大众的认可:当所有人都称赞他们时,邪恶就与他们同在。”
哈耶克引用了马歇尔的一段评论,这段评论出现在庇古1924年发表的题为“悼念阿尔弗雷德·马歇尔”的演讲中阿尔弗雷德·马歇尔纪念馆1925年卷(81-90页)。马歇尔(第89页)的更完整的引文是:
社会科学专业的学生,一定会害怕大众的认可:当所有人都称赞他们时,邪恶就与他们同在。如果有任何的意见的宣传,报纸可以增加销售额,然后学生希望离开这个世界和他的国家特别是比它如果他没有出生,一定会住上的局限性和缺陷和错误,如果有的话,在这组意见:永远不要无条件地支持他们,即使在特别的讨论。一个学生既要成为真正的爱国者,又要在自己的时代享有这样的声誉,这几乎是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