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3日,星期二

邮局理事会任命成员减少到零

从理论上讲,美国邮政服务由理事会管理,理事会由总统任命,并由美国参议院确认。实际上,美国邮政署董事会现在缺少所有9名被任命的成员。作为美国邮政官网解释道:
美国邮政管理局相当于一家上市公司的董事会。董事会通常由九位州长组成,由美国总统在参议院的建议和同意下任命。九位理事选出成为理事会成员的邮政总局局长,而这十位理事选出也在理事会任职的邮政总局副局长。香港邮政署长可任总督无限期任职,副署长则由总督和香港邮政署长任免。
除了奥巴马政府没有在前任理事会成员任期届满后任命新的理事会成员。上周,当詹姆斯·比尔布雷的任期结束,他被要求离职时,美国邮政管理局任命的9名成员现在降到了零。正如比尔布雷在2015年11月悲伤地说的那样:“我有我的邮政副局长和邮政局长的帮助,但我无法独自有效地管理美国邮局. ...。让我们感到震惊的是,外面的人竟然听不到我们的声音,听不到我们的情况有多糟。(我们只剩下)一个州长:我。”作为美国邮政总局网站上写道“每位州长除了年薪3万美元外,每年开会不超过42天,每天可得到300美元和差旅费。董事会有九个空缺。”

美国邮政总局监察长办公室发表了一份题为《美国邮政服务的管理》的报告。(2016年11月10日,RARC-WP-17-002)。例如,它指出,根据法律,有些权力不能由委员会授权给邮政局长。由于没有董事会成员,某些变革和活动在法律上是不可能的。例如,该报告指出(省略脚注):
“虽然理事会可以将许多事情委托给邮政局长,但根据法律,有些事情只有总统任命的州长才能做。这些包括,但不限于
  • 香港邮政署长的任命、补偿、服务期限和免职
  • 香港邮政副署长的薪酬
  • 竞争性邮政产品的费率和等级的建立
  • 授权调整市场主导的邮政产品的价格和费用
  • 授权向中国请求添加、删除或重新分类产品
  • 授权将邮件分类表中产品描述的实质性变化通知中国
  • 监察长的任免
  • 向国会提交国际监察组织的半年度报告
  • 选择一个公司进行要求的美国邮政财务审计…
作为行政部门的一部分,宪法的任命条款要求邮政服务由主要官员领导,这些官员是由参议院的建议和同意任命的。正如美国第九巡回上诉法院所确认的那样,州长们履行了这一职责。由于没有现任州长,宪法赋予邮政服务采取某些行动的权力可能会受到质疑。这将是前所未有的情况。”
美国邮政管理局的情况提出了一些大问题,以及与邮政服务相关的具体问题。的美国总统现在需要任命约3800个职位,这些职位可以分为四类:“经参议院确认的总统任命,未经参议院确认的总统任命,高级行政服务局的政治任命,以及附表C的政治任命。”

因此,尽管即将上任的特朗普政府的大部分注意力都集中在高调的内阁级别职位任命上,但还有更大的问题。例如,谁将被任命到数千个不太显眼的职位?此外,考虑到政治任命的人可能会转到其他工作岗位,需要被替换,现实情况是,总统办公室需要不断地寻找有背景和兴趣的人来填补数千个职位——考虑到人员流动,大概每周都需要任命几十个人到不同的职位上。

填补这些任命空缺一直是奥巴马政府面临的一个问题。例如,左倾的美国进步中心(Center For American Progress) 2010年的一份报告发现:“奥巴马政府已经在国会参议院的64.4%执行机构位置一年之后,里根政府86.4相比,80.1%的乔治·h·w·布什政府,小布什(George w . Bush)政府的73.8%,69.8%,克林顿政府。从百分比来看,一年后,在16个主要联邦机构中的10个,奥巴马政府在重要职位的填补上(在接受调查的5届政府中)排名最后或倒数第二。”填补指定职位的问题还在继续:例如,以下是《纽约时报》关于2013年未能填补指定空缺问题的一篇文章,这里有一篇关于2016年同样问题的文章。

当然,这里的一个结构性问题是,潜在的总统任命往往会被哗众开宠的美国参议员所阻碍,而其原因往往与被任命的实际人没有多大关系。但在许多其他情况下,情况很简单,没有人被提出填补指定的职位。

在美国邮政管理局的特殊情况下,有许多原因可能难以填补这个职位。让人们签一个9年的合同——即使他们可以提前辞职——可能是一件很难说服的事情。薪水意味着它显然不是一份全职工作。美国邮政署看起来不像是职业发展或咨询合同的垫脚石。也许最令人沮丧的是,美国邮政服务是由国会正式控制的,它所做的任何决定都可能被国会否决。美国邮政总局监察长在报告中指出:
邮政服务的管理者必须代表一般的公众利益,而不是任何特定的群体。然而,即使从最广泛的意义上来说,确定公众的利益以及如何最好地为之服务可能是困难的。一些人认为,它在于一致的、普遍可及的消费者邮件服务;其他在充满活力的商业邮件部门;还有一些人致力于保护文化和公民话语的传播。当利益冲突时,如在服务水平、网络整合和价格方面的争议,平衡公众需求是典型的民主难题。每个州长必须自己决定什么是为公众利益服务。
因此,美国邮政署理事会成员的薪水相对较少(相对于该工作所需的资格而言),做出重大改变的权力非常有限,而且如果他们支持任何令任何人失望的决定,都可能受到强烈的事后批评。所以我并不是说这些空缺很容易填补。

然而,当政府中如此高比例的任命职位空缺时,至少有一个委员会已经完全没有成员了,很难避免这样的结论,即目前的总统任命系统是功能失调的,目前的白宫在解决这些问题方面做得不是特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