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20日,星期一

美国家庭生产的价值是多少?

家庭生产的价值从未被计入GDP。但尽管这有时被理解为对那些做大部分家庭生产的人的打击,这实际上只是一个会计问题。要将其纳入GDP,就需要进行市场交易。甚至早在1934年,当西蒙·库兹涅茨向美国国会报告“国民收入”的首次估算时,他就小心翼翼地指出:“一个研究社会事务的学生,如果他对国家的总体生产力,包括那些像家庭主妇的服务那样没有出现在市场上的努力感兴趣,那么他只能在有一定资质的情况下使用我们的衡量标准。”

然而,美国经济分析局(Bureau of Economic Analysis)和其他国家的统计机构现在经常使用“卫星账户”来计算家庭生产的价值,该价值目前约相当于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3%,并一直在下降。这是库兹涅茨在1934年的报告中评论的更广泛的背景,《国民收入,1929-1932》:代理商务部长就参议院第220号决议(第72届国会)转递1929-32年国民收入报告的信函,然后是关于美国和其他地方家庭生产规模目前估计的一些信息。

库兹涅茨在1934年写道:
“家庭主妇和其他家庭成员为满足需求所提供的服务总量,当这个国家的人口为三千万家庭时,必然是巨大的;因此,这一项大到足以对国民收入的任何估计产生重大影响。但是这些服务的组织使他们成为家庭生活的组成部分,而不是国家商业生活的具体组成部分。因此,这些服务与那些以工资、薪金或利润为回报而从事有偿工作的群体相差甚远。人们认为最好从国民收入中删去这一大批服务,特别是因为没有可靠的基础来估计它们的价值。这一遗漏,尽管是不可避免的,降低了国民收入测量值作为国家的生产力指数在最近几年的情况下,当市场经济的收缩伴随着家庭活动的扩张. ...因此,本研究报告中提出的估计数对收入的定义主要只包括其结果出现在我国经济市场上的各项努力。一个研究社会事务的学生如果对国家的总体生产力感兴趣,包括那些像家庭主妇的服务那样没有出现在市场上的努力,那么他就只能在有一定资格的情况下使用我们的衡量标准。”
在大萧条时期,正如库兹涅茨所指出的,有一个转变,从市场支付的工作是GDP的一部分,到家庭服务,没有被计算在GDP中。但近几十年来,这种转变倾向于向相反的方向发展,因为人们倾向于从家庭生产转向在市场上购买更大份额的这些服务。美国经济分析局的本杰明·布里奇曼(Benjamin Bridgman)概述了这些计算是如何进行的,以及随着时间推移的趋势。《国民经济核算中的家庭生产核算:1965-2014年的更新》,发表于2016年2月刊 现时业务调查

出发点是使用时间使用调查,如美国人时间使用调查(ATUS)和多国时间使用调查(MTUS)。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调查的类别和报告各不相同,因此对调查结果的解释应保持一定程度的谨慎,但总的来说,家庭生产有七个类别:“家务、做饭、打零工、园艺、购物、照看孩子和国内旅游。”然后花在这些工作上的时间乘以在市场上做这些家务的人通常得到的工资。

1965年,家庭服务的价值约占GDP的37%,但目前约占GDP的23%。正如布里奇曼写道: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妇女从事市场工作,家庭生产的重要性已经下降. ...如果将2014年的家庭生产计算在内,国家产出将增加23%,低于2008年的26%。由于市场工作的大部分下降是由男性造成的,他们在家生产的时间相对较少,这种变化不足以抵消家庭部门的普遍下降。有工作和没有工作的男人之间的差距也相对较小,所以把一个男人从市场搬到家里并不会增加他的工作时间。有工作的男性每周花在家庭生产上的时间平均为16.2小时,仅略低于无业男性的21.2小时。相比之下,妇女进入市场工作产生了重大影响,因为就业妇女和非就业妇女投入家庭生产的时间有显著差异。2014年,职业女性花在家庭生产上的时间为23.2小时,非职业女性为33.2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