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31日,星期四

学生欠老师的:信任、顺从、努力、思考

长期担任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政治哲学教授的詹姆斯·v·沙尔(James V. Schall)认为,学生对教师负有义务,而不只是教师对学生负有义务。具体来说,这些义务是“信任、顺从、努力、思考”。这是我不能百分百同意的观点之一,但我非常同意,并把它作为值得思考的观点传递给大家。这是摘自沙尔1988年出版的著作《另一种学习
学生对老师有义务。我知道这听起来很奇怪……让我来说明学生的义务。第一个义务,尤其是在新学期的头几个星期,是对老师的适度善意,一种信任,一种愿意承认自己的老师可能已经经历了这件事的信心,并且,不像学生,知道这一切将引向何处。我不想在这里忽视意识形态教授的危险,当然,他把自己的思想强加于现实。但是作为一名学生需要一定的谦虚。
然而,要成为一名学生,还需要对自己有一定的信心,有一定的自我洞察力,让人意识到他可以学到一些起初似乎无法学到的东西。这种对老师的信任也意味着,如果学生在理解上有困难,他会让老师知道这一点。老师们只是认为他们所说的或所阐述的一切都非常清楚。一个学生说:“我不懂这个”,这是帮了老师的忙。但是在说. ...之前,学生应该先试着理解
学生应该有听话的美德。他感激老师教导他的能力。我们必须接受教育。我们实际上可以拒绝我们自己自由意志的开放性。这种拒绝多半是一种精神上的东西,有最深刻的形而上学和伦理学根源. ...当一个老师,一个易怒的他,看到他的学生离开教室他最后一次在秋季或春季学期结束时,与其说他希望他们随身携带的记忆他的笑话——尽管他希望他们笑了——或者他的测试,但内部占有标的物本身。学生应该成为独立的老师,甚至忘记他的名字,但,不是他所学的真理. ...
所以学生应该感谢老师的努力学习。一个好老师应该对他的学生施加一种温和的强制,一种考虑到他们的嗜睡、消沉和分心的压力,一种表明教授希望学生学习的压力,让他们知道学习是重要的,这种压力的目的是引导学生通过实际的思考过程,对手头的问题进行实际的思维锻炼。很少有学生,在被给予柏拉图共和国圣奥古斯丁的忏悔录阅读的时候,会径直回到自己的房间,关掉音响,取消约会,然后继续思考这些书中永恒的真理。布置这类书籍的老师——以及一所没有布置这类书籍的大学——一定会想,这种内在的魅力,这种对这些作品的思考,是否会以某种方式深入学生的心灵。他希望下次他们读柏拉图或奥古斯丁时,是因为他们想读,因为他们受到挑战,而不是因为如果他们不读的话可能得C。
因此,学生欠老师信任、顺从、努力、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