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20日,星期二

能源污染税:为何如此关注道路?

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对石油产品征税,特别是用于公路部门的汽油,但对其他化石燃料只征收很低的税。经合组织编制了一个能源使用征税数据库(taxation Energy Use Database),其中包括42个国家的能源使用和能源税,这些国家占全球能源使用的80%,并不是巧合地占全球碳排放的80%。对于此数据库的最新迭代,请使用经合组织还出版了T2018年削减能源使用:能源使用数据库课税指南(2018年2月),它将一些整体模式组合在一起。这里有几个数字引起了我的注意。

这个数字显示了各国的能源税。能源税是以每排放一吨二氧化碳为单位计算的。这些小的水平凹槽显示了对能源使用产生的碳排放征收的总税。瑞士、卢森堡、德国和挪威的税率最高,而美国和中国、巴西、印度尼西亚和俄罗斯的税率较低。不同国家之间的差异是相当大的。

深蓝色的球表示石油产品的税收,包括汽油。显而易见的是,石油碳排放的有效税率高于其他能源的碳排放税率。特别是在大多数国家,煤炭基本上是免税的。因此,经合组织发现81%的碳排放根本没有被征税。


这里有一个类似的故事,但是从经济领域来讲的。表格左边的第一部分显示了公路部门的能源税,蓝线显示了柴油和汽油的碳税。但接下来的部分将展示工业用途、住宅/商业用途和发电领域的能源税。从全球的角度来看,这些其他来源产生的能源污染基本上是免税的。


如果燃烧化石燃料是一个足够的环境问题,它证明了对公路部门的石油产品征税是合理的,那么燃烧其他部门的化石燃料基本上不征税似乎是相当奇怪的。事实上,有一篇关于减少空气污染的“共同利益”的文献指出,这样做既能带来短期内的健康益处,也能长期减少碳排放带来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