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3月28日,星期四

采访达拉斯联邦储备银行的格雷格·曼昆

在最新一期的“全球展望”系列对话中,达拉斯联邦储备银行的罗伯特·s·卡普兰(Robert S. Kaplan)于2019年3月7日与格雷格·曼昆(Greg Mankiw)讨论了国家和全球经济问题。完整的50分钟视频可以在这里找到

作为一个简单的例子,以下是曼昆所说的经济学家不理解政客的地方,反之亦然:
我不认为经济学家们完全理解政治家们所受的约束,可能是因为我们有任期制,所以我们可以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政客们不喜欢。他们经常需要得到选民的认可,而选民对经济问题的看法与经济学家不同。所以政客们在选民和给他们建议的经济学家之间进退两难。我认为理解政治家们在这些困难的约束下运作是有用的。
至于政客们对经济学家的不理解,我认为他们经常向经济学家请教错误的问题。我的导师、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经济学家艾伦•布林德(Alan Blinder)创造了他所谓的墨菲经济政策定律(Murphy’s Law of economic policy),即经济学家在他们知道最少的地方最有影响力,在他们知道最多的地方影响力最小。
政客们不断地问我们,‘明年会发生什么?但我们真的不擅长预测。我理解为什么人们需要预测,作为政策过程的一部分,但我们真的很不擅长预测,而且在短期内可能也做不好。另一方面,有些问题的答案我们是可以理解的。我们知道,租金控制不是管理房地产市场的特别好方法。我们知道,如果你想应对气候变化,你可能想给碳定价。如果你有一个城市正在遭受拥堵,我们可以通过拥堵收费来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