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4月26日,星期一

亚马逊与价值创造:与贝佐斯告别

杰夫·贝佐斯将辞去亚马逊首席执行官的日常管理工作不过,他将继续以执行董事长的身份参与公司事务。本月早些时候,贝佐斯写道他给公司股东的最后一封年度信。这封信的重点是亚马逊如何创造“价值”。
当然,对经济学家来说,衡量价值的一个标准是亚马逊的股票总价值,目前约为1.6万亿美元(贝佐斯持有其中的八分之一)。但他的信聚焦的是最近的一年。他写道:
去年,我们雇佣了50万名员工,现在我们在全球直接雇佣了130万名员工。我们在全球拥有超过2亿的Prime会员。超过190万家中小企业在我们的商店销售,他们占我们零售额的近60%。用户已经将超过1亿台智能家居设备连接到Alexa上。亚马逊网络服务(Amazon Web Services)为数百万用户提供服务,截至2020年的年化运营率为500亿美元。
2020年,亚马逊的净利润为213亿美元。贝佐斯补充道:
到2020年,员工收入为800亿美元,再加上包括福利和各种工资税在内的110亿美元,总额为910亿美元。

第三方卖家呢?我们有一个内部团队(销售合作伙伴服务团队)负责回答这个问题。他们估计,到2020年,第三方卖家在亚马逊上销售的利润在250亿美元到390亿美元之间,保守地说,我认为是250亿美元. ...
28%的顾客在3分钟或更短的时间内完成了亚马逊上的交易,一半的交易在15分钟内完成。把这与到实体店的典型购物之旅相比——开车、停车、搜索商店过道、排队结账、找到你的车,然后开车回家。研究表明,去实体店一般需要一个小时。如果你假设一次典型的亚马逊购物需要15分钟,这样你每周就可以省下去实体店的次数,那么一年就可以省下超过75个小时。这很重要。在21世纪初,我们都很忙。所以我们可以得到一个美元的数字,我们用每小时10美元来计算节省的时间,这是保守的。75小时乘以每小时10美元,再减去Prime会员的成本,每个Prime会员的价值创造约为630美元。我们有2亿Prime会员,到2020年总计创造价值1260亿美元. ...
AWS(亚马逊网络服务)是一个具有挑战性的评估,因为每个客户的工作负载是如此不同,但我们无论如何都会这样做,预先承认错误条是很高的。在云计算中运行与在现场运行相比,直接成本改善有所不同,但合理的估计是30%。就AWS 2020年全年450亿美元的营收而言,这30%意味着客户价值创造了190亿美元(他们自己要付出640亿美元,AWS要付出450亿美元)。这一评估工作的难点在于,直接成本降低是移动到云计算的客户利益中最小的部分。更大的好处是软件开发速度的提高——这可以显著提高客户的竞争力和收入。我们没有合理的方法来估计这部分客户价值,除了说它几乎肯定大于直接节省的成本。保守地说(记住我们只是想得到大概的估计),我认为这是一样的,并将AWS在2020年创造的客户价值称为380亿美元。
我敢肯定,人们可以通过多种方式对这些估算进行修正,将支付给员工的工资与消费者节省的时间结合起来,将代表概念上不同的“价值”类别。我们还可以通过多种方式来扩展这个列表:例如,通过亚马逊提供的各种各样的产品对消费者(尤其是那些居住在其他零售商店附近的消费者)是有价值的。

但我在这里的目的不是要对估计进行微调,而是要提出一个值得注意的一般性观点。亚马逊某一年的利润价值远远低于该公司在其他方面创造的价值:工资、第三方公司促进销售、为消费者节省时间等等。

这些进步不是突然发生的。建立一个大型的互动网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作为众多反例中的一个,想想2010年《病人保护和平价医疗法案》(Patient Protection and Affordable Care Act)出台后,人们试图建立购买医疗保险的网站时出现了哪些问题,或者想想美国国税局(Internal Revenue Service)的计算机网络问题。是的,如果贝佐斯从未创办过亚马逊,其他公司可能会从20世纪90年代末的网络狂潮中脱颖而出。然而,贝佐斯领导的公司却做到了这一点。无论你是亚马逊的粉丝还是批评者,它建立起来的庞大规模和范围都值得关注。

当然,当一家大公司的高管给股东写信时,重点往往是好消息。我从来不想把任何同伴奉为神明。关于亚马逊,有很多棘手的现实问题:该公司对员工的待遇如何?该公司如何使用从客户和搜索中收集的数据?该公司是否不仅利用其平台作为强大的竞争对手,而且还阻止来自其他公司的竞争?亚马逊在国内外是如何与美国企业税法互动的?亚马逊的成功给实体零售商带来了什么代价?

但问合理的问题与预言末日是不同的。特别是在大流行期间,亚马逊让我的生活更轻松。举个例子,我是一个对新的阅读材料有本能需求的人。在流感大流行期间,我能够24小时不间断地“去”当地的公共图书馆,把书下载到我的Kindle电子阅读器上,这为我节省了钱,也帮助我保持理智。